寻不到的春柳社
2016-04-26 21:21:05   来源:太原理工大学 学术科技 摄影 李震飞 稿件 张诺舟   评论:0 点击:

舞台上灯光晦暗不明,角色扮演角色,导演自导自演。笔者隐约地记得,大厅一旁的互动墙上那短短两行文字,大概是这样的——这其中有幽默,有吐槽,有沉思,有悲痛,唯一缺少的,是一个明晰的答案…… 2016年4月...
    舞台上灯光晦暗不明,角色扮演角色,导演自导自演。笔者隐约地记得,大厅一旁的互动墙上那短短两行文字,大概是这样的——“这其中有幽默,有吐槽,有沉思,有悲痛,唯一缺少的,是一个明晰的答案……”
    2016年4月22日23日,我校三毛话剧社精心准备了两个月的话剧《寻找春柳社》分别在老新校区顺利出演。
    故事发生在2007年。
    地点在北京市一个学生剧社的排演场。
    为纪念中国话剧一百年,一个学生剧社想恢复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春柳社”当年排练中国的第一部话剧《黑奴吁天录》的情景。舞台上的学生们,把自己装扮成本世纪初的一群热心于话剧艺术的中国留日学生,留日学生又在排练话剧《黑奴吁天录》。他们想通过复原这个中国话剧史上的第一个重大事件,找到中国话剧的本源,研究当年中国的年轻人为什么要选择演话剧,话剧到底给清末民初的中国还来了什么,以至于一直影响到今天。
    这个戏是在排练中完成的,演戏的过程就是排戏的过程。观众看演戏好像是在看排戏。排戏是在争论探索中进行的。观众可以在争论和探索中感受中国话剧发展中的一些令人着迷,令人迷惑的现象。
    开戏就有结束,争论却远远没有结果,探索也会继续。
    笔者生性愚钝,观剧之余在手机上敲下“这是一个演的表演在演话剧的话剧的话剧”,苦笑自己已经被绕进了戏里,分不清是梦境的第几层。
    三位各具特色的导演你方唱罢我登场,从遵循到打破,从实际到理论,不一而足,而那群可爱的、受着摆弄却真心热爱话剧的学生们无一不晕头转向。
    话剧的真谛?话剧的意义?话剧的未来?
    在这个崇尚娱乐的时代,思考早已变成了一件孤独的事情。这样一出思考话剧本身的话剧,或许没有过多的噱头,没有情爱和仇怨,却实在带给了观众不同的观感。
    最终真正的演员在《送别》的背景乐中致感谢词,卸下戏装,他们都是为话剧努力地日夜排练的学生。生涩难免,认真动人。







 

上一篇:理工青年讲堂——“郑能量”来袭
下一篇:晋中交警支队“快闪”校园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