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囊
2017-05-31 16:52:20   来源:新闻中心 杨湄怡   评论:0 点击:

皮囊 ————— 写给曾经的自己

    就这么一眼望过去。

    看到的不是新鲜的血液,不是跳动的器官。只是一张张皮囊,游走在大街上。

    这一张张皮囊有着光鲜的模样,但又被怎样的骨头撑着,裹着什么样的灵魂?

    我们大多,是在意自己这张皮囊的,想尽一切办法打理它。因为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能看到的,只是它。我说,模样其实是最不值得炫耀的东西,父母将它赐予你,或美或丑,它只是会随着年岁变化展现在你的皮囊上。生伴你来,死伴你走。你能感受到它所带给你的一切,却无能去改变它。

    如果皮囊朽坏,我们还剩什么?

    还有心。

    李敬泽说,不管这具皮囊是什么质地,它包裹着一颗心。人生或许就是一具皮囊打包携带着一颗心的羁旅。这颗心很多时候是睡去了,有时醒来。心醒的时候,就能把皮囊从内部照亮。

         而我们要做的,不是把皮囊一再爱惜地抚摸,让它镀上一层一层更厚的伪装,而是要去拼命让内里的心,照得更亮。如果心熄了,结上了一层厚厚的痂,被世间的庸俗与丑恶浸得通体污浊,死了,睡着不起了,皮囊就仅仅只是皮囊。它只是供你游走于世间时占有一席之地的脆弱躯壳,一碰即碎,风过便碾为成灰,因为,没有什么可以留下的。

    如果你拥有一副姣好的皮囊,那么请让心同它一样漂亮。很多很多年后,当皮囊残损,你的心便能让它维持从前纯净美好的模样,所有认识你的人只不过是熟悉你的外表,你张开嘴,他们便能铭记那发出的光亮。虫向光飞,人与人也正是因为这光亮而彼此辨认与靠近的。

    蔡崇达在《皮囊》里写到,肉体是拿来用的,而不是拿来伺候的。我们大可不必在意这层包在骨头外的东西,活着,是为了自己,为了不枉这一生,为了这心的光亮能在处于污浊混沌时照亮正确的方向,自始至终,都纯粹明朗的跳动。

    我们活着,不为这张皮囊。

 


 

    谨以此文,献给从前的自己。以上仅是现在的我的浅薄认识,但是,想早些告诉你。

    懂得越早,就越幸运。

 

 

上一篇:十年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