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

精彩图文

您的位置: 首页 > 学子家园 > 校园故事

校园故事

自恋

作者:王昕璨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0    发布日期:2014-08-29 10:31:43

从佳语认识尹子那一刻,佳语就明白那是一次挫败的宿命,那是一个浸透过阳光的奇遇。七月烈阳直射着人的瞳孔,使人变得浮躁不安,老电扇叽叽呀呀的,显得那样无力。蝉唱着亘古的曲子“知了知了——”,可是它真的知了吗?佳语独自一个来到学校,这次只是一个人,没有任何人的陪同。当她看到那些被男友拉着手,恋恋不舍的说着情话的女孩时,她便将一肚子不满的全撒在了路上,她狠狠地踩着脚下的雨花石,恨不得把它们磨平了,真正验证那句鲁迅先生说过的话:世界本没有路,有不满的人走过了,也便成了路。当然这句话已经是被她篡改过的。

 

佳语费力的推开分配给她的宿舍的门时,已经是满头大汗,她忽的把嘴捂住了,是的她屏住了呼吸,生怕打乱这和谐的一切,屋里没人,静静地阳光略显着午后的温情,颓废的洒在她的身上,她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是一间双人宿舍,狭小而整洁,当她一眼瞥见宿舍窗台上那盆向日葵时,她知道她那计划了一路的想法被摧毁了,是的,她本想趁着房内没有人,好好哭一场,发泄一下被男友抛弃的不满,但此时不得不考虑随时可能会有人进来,佳语泄气了,脸上挂着猫一样的慵懒颓废,她无精打采的把行李往床上一扔,拿出一卷卫生纸,她猫一样的眼睛忽的闪过一丝恨意,是的,这些不够“我要大哭一场,把那个死不了的坏蛋忘掉”,于是又拿起一卷,走着猫一样的步伐去了洗手间。在佳语看来,卫生间是最好的哭诉场所。那哗哗的水声,是可以掩饰她的痛苦,她现在似乎是一只未被孵出壳的小鸡,需要蛋壳的保护,她忽然发现自己是那样的脆弱、不堪一击。

昏暗的楼道里喧哗着吵闹声,时好时坏的楼道灯拉长了那些疲惫兴奋而又不太清晰的身影……

 

佳语在确定周围没有人类迹象存在后她反锁了卫生间的门,那涂着葡萄味指甲油的手指轻轻滑过开关,迟疑中,她还是关掉了灯,打开水龙头,把纸放在一侧,准备开始哭,可是就在那时突然又哭不出来了,她呆呆看着镜子,镜子里的那个人,憔悴不堪,微微卷着的长发慵懒的蜷缩在头上,苍白的小脸上,一失往日的风情高贵和刁钻,在情感场上,她真真切切地失败了……

她愤怒的看着镜中的自己,恨不得撕碎那张脸“混蛋---”她咒骂着。在那一刹那,女人敏锐的第六感使有压迫感,是的,感觉那猫一样的傲慢已经全无,猫一样的眼空洞的没有一丝光泽,她知道告诉她旁边有人,一抹邪笑划过嘴角,她慢慢转身向后看了看,竟是……空荡荡的。再看镜子,那个人的身影又在镜子里面尽管模糊,却存在,她深吸几口气,疏忽间多了几丝恐惧,他是谁?这一次,她没感迟疑猛地一转,瞳孔顿时收缩,一下子尖叫起来了,“色——狼——”她本能的抓起身旁的东西扔向那个黑影,灯“啪”的一声被打开了,佳语呆住了,眼前这个人足足比自己高一头,颀长的身体,瓜子脸,削尖的下巴,宝蓝色的眼睛,像大海般深沉,波澜不惊中闪烁着奇异的光,但那眼神里却略微显示着丝丝担心和惊喜,鼻翼上紫钻石闪着奇异的光,这样的五官虽不漂亮,但摆在一起又是那样精致帅气,那个人真的好美,真的好像童话中的王子。她后来才知道她是她的室友,她叫尹子。

 

尹子瞥了一眼惊慌失措的佳语,那时的她,像猫的笨拙可爱,瘪瘪嘴,隐忍着一丝笑意,宝蓝色的眼中多了些许温情……

 

她伸手将水龙头关掉,接着开始卷佳语扔了她一身的卫生纸,她一边卷着一边嘟着嘴喃喃着,“喂,你视力也忒差了,我是女生,不是色狼,真是——”她的眼微眯着,露出孩子般稚气的笑,窗外的天空一改往日暗灰的色调,竟是多添了一席透明澄澈的韵味,“佳语想开点 ,不就是个失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你又不怎么爱他——”尹子泱泱的说着,像一个老者,而平静。手笨拙的卷着卫生纸,嘴角勾起笑意,让人忍不住想起向日葵的温情。“我怎么不爱他?你这个人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哼!”佳语愤懑地说着:“啧啧,你还是这个样子,像只母老虎他不甩也就怪了——,至于我为什么这么说,”尹子笑了笑。揉揉鼻子 ,“那是因为你哭不出来。”“那是,因为——”佳语直视着那双半眯着的眼睛,突然,感到喉咙卡的很,竟发不出声,脸变得发烫。“可是,哦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失恋?你是谁?”尹子没有说话,只是在卷那长的似乎卷不完的卫生纸。偶尔抱怨这个卷纸技术有待提高。佳语有些生气,又有些害怕,她觉得自己一瞬间变成了一个裸着的人,对方把自己看得完完全全,一丝不挂,佳语咬咬嘴唇提高了声音,“你是怎么知道的。说!你是谁?”尹子将终于卷好的卫生纸放在佳语的手里,一时间眼神忽的变得悲怨了,“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早就认识了,你怎么可以把我忘记了。”“我们认识?”尹子点点头,扑哧一声又笑了,“猪啊,现在不是认识了吗?我叫尹子,你的新室友,以后共处一室。你以后不要再对我突然袭击了,我的心脏可不好——。”佳语也笑了,不好意识的点点头,正想走向尹子,却发现腿已站的麻了,动也动不了,脸一下又红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她面前,她总是出洋相。尹子无奈地看着她,走到她身边蹲下来,“喂,我背你!”

昏暗的灯光中,寂静的楼道,窗外沙沙的树叶摆动的声音,一切奇妙的展现,如果就这样一辈子该多好……

尹子的背是世界上最舒服的,这是佳语离开尹子后才发现的,尹子身上永远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淡淡阳光香味那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佳语不得不怀疑,曾经是否真的相识。

“喂,在想什么,失恋了多好呀,这样你就可以自恋了,自恋真好,没背叛,没分手。”尹子笑着摇头晃脑的说着,听到这句话,佳语恨不得咬她一口,刚才结聚的好感顿时全无,但想到人家还背着自己,就忍了下来。“你想打我?”“没有。”“喂喂,好孩子要诚实,你——就!有!”“就——没——有——”“别装了,我知道有的!”“哼!你又不是我!”“我就是你的——不管,反正是知道了你想打我!”“胡说!

……

佳语现在回忆着,忽然笑了像猫一样的微笑,她忽然发现,自己过去的日子,所有的快乐似乎都是和尹子在一起才拥有的……

佳语是在入校第二天开始收到情书的,刚开始佳语还会去看,毕竟一个人走在路上时心里也总觉得很空虚。但后来再有,也就不再看了。一是对他们一致的陈词滥调所乏味;二是尹子会抢过去审视一番,接着对写信人猛烈批判,而且还警告佳语,“还想再哭一次?”;三是因为尹子在身边,几乎寸步不离,佳语也在想,如果哪天尹子离开了她,自己想必是没法活的。尹子是个让人很容易依赖的人,佳语是不再看了,可尹子却封封必读,看得很认真,仿佛在钻研一本很难的书。每当这时,佳语忍不住开她的玩笑:“怎么。审核员有合适我的吗?”此刻尹子则会抿抿那张小嘴巴,来句干脆的台词“没!有!”

佳语笑了,她喜欢这个女孩,没有杂念,像个天使,其实一辈子和她在一起也很好……佳语其实很仔细的观察过尹子,当然这些不会让尹子知道的。说到这里佳语会有点小得意,因为她坚信她是第一个仔细观察过尹子的人。

夏日蝉唱着不朽的动听的情歌,细柳轻拂着恋人的脸颊,湖面上传来断断续续的歌声,窗台上的向日葵笑的灿烂,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美,却是又那么的不真实,就像……

 

那天,佳语趴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听着那首尹子送给她的自创的歌曲《自恋》。痴痴的笑出了声,“午后的奇遇,注定的宿命,这世上是否还有真情,夏夜的蝉鸣,飘忽的身影,你是否忘记过去的你……”

佳语穿着身白色的睡衣,在屋中走动着,旋转的舞姿一如往日骄傲的公主。当她走到尹子床边,脚却移不开了,她缓缓的蹲在了她的身边,趴在床沿边上,很用心的看着眼前的人,她不敢眨一下眼,生怕这个人会消失,她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长长的睫毛耷拉着,小巧而挺立的鼻子,像新剥的橘子一般诱人的双唇在这张巴掌大的脸上有序而和谐的排列着,脸上流露着祥和而满足的笑。佳语不知怎的,忽然闭住了双眼,轻轻地吻了吻尹子的脸颊,可是,她感到那脸颊是那般虚无,仿佛不存在一样。当她睁开双眼时,她突然发现了尹子枕下的一封情书,这封情书熟悉的字体,使她喘不过起来,是他!那个学校的校草,没有人能写出比他更隽秀的隶书了。她想,她应该早发现,像尹子这样的美人,不只是自己会发现的,忽然一种罪恶感涌上心头,她本不想看的,但是她发现自己又强烈地想知道内容,她想她是喜欢上尹子了,她颤抖着翻开信,信写得很短,只有几行,但是每个字都很用力直扣人心,并且有微微的抖动,他猜想男孩这封信大概是写了很久。写了很多张吧!而后选出最满意的一张,送给这个他爱的姑娘,男孩只写了六个字,“做我女友好吗?”佳语深呼吸了口气,她努力的使自己平和下来,将信按以前的样子装好,放回原位。那一晚,佳语失眠了,心里的俩个小人在争斗着——“我该怎么做?”

……

她忽然记得尹子曾经告诉过她的话:“要恋爱,就自恋,这样没有背叛,没有分手。”她开始默默祈祷,希望尹子和她曾告诉自己的一样,自恋而不是他恋,可第二天,她所盼望的就破灭。早上起来的时候,佳语呆呆的盯着窗台耷拉着脑袋的向日葵,忽然感觉身后有一个人,轻轻环住了自己,然后头轻轻在她肩上摩挲着,“佳语,怎么办?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佳语怔了一下,手中杯子的水洒了出来,“哦,是谁?”“怎么办喜欢得不得了”“那——你打算怎么办?”“我想一辈子和那个人在一起。”“一辈子?”“对,一辈子,因为太喜欢!”“一辈子是——多久?”“就是很久很久,久的忘了时间,忘了一切,你说好不好?”佳语想点头,但点不下来,心里像是冻了冰、痛得很。“佳语,若是我爱那个人,那个人不知道怎么办?”“呵,笨啊,听书上说只要找到一片三叶草就一切可以实现了,只不过那是个传说,所以——”

     佳语是在尹子说完这番话后,下决心拒绝和尹子一起回宿舍的,她不想打扰她和那个男孩,她想让她幸福。真的,只要她幸福……离开尹子,佳语便把自己全部精力放在书了里,每天很努力的读书,晚上熄灯后才回宿舍。早晨天没亮就去了教室,她知道尹子学习很好,每次都是全校第一,既然自己的不到她,那就成为她,甚至是超越。知道成绩的那天,佳语是很自信的去了公布栏,她这次没有,自以往在400名找自己,她看前10名,没想到自己竟是NO.1,那尹子呢?她向下搜索者,前10没有,前100还没有,佳语有些生气,早知道就警告她,不要和那个男孩来往了,佳语按个查着名字,名单不断的过着200、300、400…,佳语越想越气恨尹子不争气,更恨自己怎么就不管管。她突然意识到两个人有一个月没见了,那时候的佳语是可以写出现代版的《长恨歌》。“没有?”佳语愣住了,怎么会没有尹子的名字,难道自己漏过了?她又仔细的看了一遍,“怎么还是没有?“别找了,没有她,你——在找尹子,对吧?”佳语眼猛然地睁大,寻着声音向后看去,原来是他。“尹子呢?”她说这话时颇有些质问在其中,有一种自己心爱的东西被别人拿去后发泄不满的感觉。“你是她好朋友,你难道不知道?”“那你还是她男朋友呢?“男朋友?”“怎么?难道不是吗?”“呵!”男孩轻笑了一声,看了一眼佳语,然后转身离开了。”“难道不是吗?沈祭墨。” 男孩微微侧了下脸,清秀的脸上多了分伤感,“可是——她喜欢的是你。”佳语怔了一下,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她怎么会——

佳语回到宿舍,看着那盆即将枯萎的向日葵依旧倔强的向着太阳,忽的哭了,猫一样的骄傲这次真的不在了“那个人怎么会让我哭泣,难道我是真的爱上她了——”佳语心中默默挣扎着,她仰起头,睁大了眼睛,她看到这个世界渐渐的由清晰变得模糊,模糊……

她想起了那个家伙欺负自己后坏坏的笑,想起了她考不好时倔强的嘟嘴,想起了被自己认成男孩的不满,想起了……轻轻的塞上耳机 ,听着那首熟悉的歌,“午后的奇遇,注定的宿命,这世上是否还有真情,夏夜的蝉鸣,飘忽的身影,你是否忘记过去的你……”

声音很干净,干净的没有任何渣滓,可是那张脸却越发疏远,是的,她是爱着尹子,只是发现的太迟了……末了,佳语呆住了,不知何时,尹子竟在歌的末尾加了一段话“佳语,我是尹子,你这头猪,怎么对我一点反应都没有,怎么办?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可是又怕你拒绝。所以,呵呵,我要去找传说中的三叶草,到时候你想拒绝都不可以了。”“尹子---我也喜欢你”,泪划过了手背流了下来

一个月后……

“医生,我是佳语的父亲,她的病情好些了么?”“任佳语吗?她好多了,但是人格依旧会间断跳出来,她可能是分手受了刺激,所以……”“这个孩子,那医生,她一直念念不忘的尹子和祭墨是——”“哦,大概都是她的人格分裂出现的……”

“爸爸!”佳语一脸疲惫的从病房走了出来。

“爸爸,都这么久了,尹子是不是把我给忘了,怎么不来看我……”“孩子,你——”“你先回病房。”医生皱了下眉,扶着佳语走了进去。

阳光惬意的洒在病房窗台的向日葵上,舒展的叶片上带着点点喜悦,小脸向着太阳灿烂的笑着……“谁是203房的任佳语?”

“我是!”佳语疑惑的看着门口的护士长
“有你的信……”护士长将一封雪白的信递给她。淡淡的阳光清香顿时满房间

佳语轻轻撕开,淡淡的笑了……

一片三叶草落入手中——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