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

精彩图文

您的位置: 首页 > 学子家园 > 驿途花雨 > 杂文

杂文

麦田守望者——用春天致敬海子

作者:杨健    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数:0    发布日期:2017-03-11 18:43:43
      他最终选择与这个世界作别,在铁轨下结束了短暂的生命。
      海子走了,年仅25岁。
      那个春天,他写下他最后的一首短诗《春天,十个海子》,在诗的结尾,他这样写:“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四十年是一瞬,历史河流从来不曾为灵魂的呐喊停留,无论那呐喊是高贵或是低贱,但那些诗歌却因拥有了伟大的才华与理想的光芒而成为曙光,在那些幽暗的岁月里用它们的美好去创造花朵。

\
 
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

      在海子生活的那个时代,万物都在蓬勃生长,源自理想主义的激情创作像冉冉上升的太阳。海子几乎是用生命来写诗,诗歌耗尽了他的生命,同时点燃了太阳,他时时刻刻用理想主义的精神在现实生活里去创造远方。在某种程度上,他是在创造一个世界,他使用的工具是巅峰的语言,炙热的情感与对美与希望的无限渴望。他说着:“远方除了一无所有  更远的地方,更加孤独  远方的幸福,是多少痛苦。”同时又呐喊:“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他不断用一个诗人的敏感力与生命之光将黑乎乎的实体照亮。草原尽头他两手空空,悲痛时握不住一滴泪。他说夜色中他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也有三次幸福:诗歌,王位,太阳。活在这珍贵的人间,他像一头孤独的深海蓝鲸,孤独地游在一无所有而充满安慰的天空,他要告诉世界:“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或是“要有最遥远的梦想和最朴素的生活。”

\
 
      然而,生活终是平庸之海,我们生来所要去经受路过的与索要来鼓舞欢乐的,永远撕裂着我们的灵魂与肉体,这一切并非是痛苦的源泉而是我们背负痛苦的方式,我相信在某个瞬间,每一个生命体都有过那样的失落,不是对某个期望的失落,而是对于存在本身的失落,这种失落是刺穿我们灵魂的血刃。
      有一次,海子走进了北京昌平的一家饭馆。海子对饭馆老板说:“我在这里给大家朗诵我的诗,你们能不能给我酒喝?”饭馆老板可没有那种尼采式的浪漫,淡淡地回答道:“我可以给你酒喝,但请你千万不要在这里朗诵。”
      这是个事实亦是个寓言,当海子内心那种深深的纯净的意识形态遭遇到世俗的碰撞,它产生的巨响,是诗歌产生的理由,亦是诗歌死亡的原因。
      终于,现实中的泥潭加上他遭遇到的几次爱情的流放,使他更加疯狂,同时更加沉迷于远方。他在《九月》里这样写:“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他决定把自己奉献给诗歌,死亡的种子在他的内心发芽并使他倾心于此。
 
\
 
      我想我们每个人都像海子那样思考过世界,然而那个自己已经渐渐被我们流放到某个角落,只是因为那个充满神性的自我不太适合行走在充满荆棘的曲折路上,这并不是一种逃避或是背叛,而是我们选择的方式,世界充满珍贵而又充满正轨,我们不能一直以一种海子的孩子式的神性存活,然而,我们可以在某一个时间流里,躲在云朵的下面,找到一些爱的人和一些美好的梦,然后告诉自己,看,原来世界也可以是那样的。
     
一起去看他长满头发的头长满的麦地
 
\
 
——来自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来自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土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 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海子 《以梦为马》
 
 
 
日记
——海子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
 
谨以此诗献给海子: 
        
南方(杨小小)
 
哥哥
多年之前我在南方牵着奴隶和瘦马
听到山顶上有一群人喊:你要爬到山顶
然后另一群人喊:
一切为了远方······
                             
从此我长满头发的头就开始长满麦地
哥哥
此刻我在南方的另一个世界里,
孤寂,常含泪水,并且热爱诗歌
哥哥
你在南方的墓碑旁长满了阳光,露水与诗句
哥哥
你知道我需要一片南方来存放花朵
还需要一片南方来寻找远方
这样我奔跑的时候就不会想念故乡
同样,哭泣的时候就不会死亡
                         
哥哥
我要告诉你啊,这世界上没有乞丐
只有诗人
 
哥哥
我要告诉你啊
这世界不是个笼子
因为有一天,
我会把它变成一首诗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