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

精彩图文

您的位置: 首页 > 学子家园 > 驿途花雨 > 散文

散文

春节恐惧症候群

作者:杨湄怡    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数:0    发布日期:2017-09-05 17:39:41
    乐呵呵地打包着行李,耀武扬威地挥着好不容易抢到的车票或者机票。当列车开始滑行,透过窗玻璃看到的两旁的列车像是在追赶又像是在倒退,当机舱门缓缓关闭,起落架有序地收起,当你踏上归途的那一刻起,你离家越来越近,春节也离你越来越近。
    然而,不只是小孩子才会对事物仅予以短暂的喜爱,人大多都一样,七分的预盼,三分的热度。前几天还在兴致勃勃地列着假期计划长单,昂首挺胸说自己一定会完成,仿佛借着这个小长假就能完成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变化一样,等到在家屯了两天,许久不见的爹娘都把你当祖宗,你又会觉得没有什么比这难得休闲的生活更好了,一切打破平静的事情在你看来都是那么的不讨喜,包括这个不得不让人动起来的春节。
    春节是什么呢?
    男人说,春节是喝不完的酒。过年哪有不聚的说法,聚在一块又哪有不吃一顿的套路?在中国,吃饭已经成了人们集会的最为普遍的一种方式,捎几条烟带几对酒,男人们在酒桌上落坐在一块,难得名正言顺的开怀。敞着肚皮大块吃肉大口喝酒,远房还是不远房的亲戚,熟还是不熟悉的朋友,客气几轮之后开始嗨到不行,几杯酒下肚,眨着有些微醺的眼睛,你我便觉得都是满满的真情了。可这般酒肉伺候一顿还行,两顿也还说得过去,再多着这么接连下去那可真是会折腾得够呛,机械地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辛辣和油腻混着折磨着五脏六腑,再壮的汉子估摸着也得缓个好几天吧?而女人们,男人们够酒拼面子的当儿,她们一双眼还得时不时留神盯着,一张嘴得招呼着周围的同胞。各年龄段女人聚在一起,唠着积累了一年的家常,光是孩子就有一堆可以聊唠的,比如身高比如成绩。可怕的是,她们能聊的远远不止有孩子,不同的女人相同的话,等嘴皮子都磨破了喉头都发干了,发现收到的除了一点点骄傲,更多的是失望,一年过去了还是有一堆的东西不如人家,干脆闭嘴,还不如敲点小算盘想想明儿回点人家什么礼来的实际。
    晚辈说,春节是拜不完的年。大年初三那天,我被我妈的间歇性骚扰给闹醒,洗脸刷牙的时候听到爸妈在客厅里安排一天的拜年行程,上午一家下午一家,晚餐再聚一家,顿时两眼发黑,想一头重新睡倒在盥洗室。七大姑八大姨的是大多数人难以言说的痛,无敌连环夺命问,仿佛比任何人都关心,满血备战,一轮轮刷下来,还是得濒死而归。成年人得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枪林弹雨,年龄小不懂事不再是你可以用来搪塞的理由,况且这个年龄在拜年的时候尤为尴尬,介于收红包还是给红包的谜之困惑之中,当你还在想着面前的这个怀着几个血缘弯的长辈该如何称呼的时候,也许,就有小屁孩跑来扯着你的裤管喊叔叔或者阿姨了。
    很多人盼着春节来,在这个年关当口喘口气,团个圆。只不过,等到身在其中了,才发觉春节早已不是人心中的那个浓浓的旧模样了,于是开始怕,开始觉得索然无味,戏谑春节在花钱长肉,轮流买单。    
    就连老一辈的人也怀着恐惧,只是,他们的理由和上述的都不一样。男人和女人怕的不同,小孩和大人怕的也不同,但是老人们担心的几乎都一样。他们说,春节是经过几百天漫长等待后的珍贵团圆,奔走在四面八方儿女会陆陆续续回来,飞远的鸟儿兴许会回来看看曾经的老窝。他们怕拥堵的春运阻断了孩子们回来的路,他们怕短暂的假期催促着孩子们离去的脚步。他们其实不在乎那些冗杂的礼仪,不在乎谁又带来了不菲的补品,不在乎敬酒的时候能听到多么甜蜜的祝福语,只是想在昏花的老眼还能分清白天黑夜的时候,多看上儿女们几眼。于是,他们也患上了春节恐惧症。
    时代在变,潮流告诉我们,由繁到简是个不错的选择,越来越少的人会去讲究除夕夜应该放几声炮仗,年夜饭上的鱼最好留一口来应上那句“年年有余”。不讲究不意味着不在乎,如果说有些东西随着岁月注定流失,那么,那些有机会留下的,请一起在乎着,一起努力着,老旧和传统,终究是应该用不一样的态度来对待的。
    新年伊始,愿爱与被爱的人都能在身边,愿那些惧于过春节的人能重拾昔日围坐在炉火旁的温暖时光,继续期待着下一次团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