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

精彩图文

您的位置: 首页 > 时事聚焦 > 小编访谈

小编访谈

只要朝着阳光,便不会看见阴影

作者:刘芳    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数:0    发布日期:2017-11-12 13:21:35
 
   
一览无余的学校,轻易被阳光填满的小小教室,廖廖几张桌子,是我对盲校的第一印象,它像一个缩小版的学校。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盲人,对我来说,盲人一直仅是一个字眼,而不是鲜活的存在,我没有想到自己可以有机会去与他们近距离接触,盲校一行,颠覆了我对盲人的想法。如果闭上眼睛与他们交谈,我想我不会知道他们遭受了看不见的苦难,幽默开朗是他们,善良温暖是他们,美好纯净是他们。
我怀着紧张期待走进第一间教室,却被眼前的景象深深触动与震撼。盲童与志愿者亲昵地交谈,欢声笑语溢满了整个屋子,一朵朵花在我心中绽开来,倾洒进来的阳光与他们糅合在一起,似乎是他们更加温暖纯净一点。我对盲童的想法在这一刻彻底改变了,失去光明是命运对他们的不公,可他们每个人都没有对此的抱怨与痛恨,只是去快乐地生活,我突然觉得其实盲童的种种晦暗与绝望,沉默与无望,都是我们强加于他们身上的,我们觉得他们应该是那样。

\

   
其实,小孩子们调皮可爱,会给自己班的同学取外号,别人表演诗歌时会调侃他们背的诗太简单了,早都学会了,遇到自己会背的诗歌,都跟上大声背,想获得表扬。其实,他们就是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有着小任性,小调皮的小孩子。
   
其实,他们也都有自己的梦想,他们盲校的学生会主席是位半盲的男生,他来这个学校有七八年了,学校里的学生都跟他很亲,他知道每一个同学的名字和每一个同学的情况,是半盲的还是全盲的,来这个学校多长时间了,适应不适应这里。他对我们说:“外界对我们盲人还是有很多误解,譬如见到我们会自己开抽屉找东西就很惊讶,其实很多事我们都是可以自己干的,并没有像很多人想的那么困难。”他说他可能今年或明年干完,就不再当主席了,想多留出一些时间给自己,想去旅行,想感受外面的世界。我可以感受到他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的无限期盼,他温柔善良地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成熟而又不失热情,以一颗赤子之心迎接世界。
   
其实,他们对这个加在他们身上的牢笼也有深深的无奈,他们也想拥有我们的生活。盲校中的一些男孩子想学习打枪,军事之类的,女孩子则想像普通女孩那样一起结伴去逛街,可以穿上自己喜欢的漂亮衣服,闲暇时刷刷淘宝。可是很委屈,命运不给他们这样的权利,有些事情的的确确是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实现的。

\

   
在70年代的意大利,失去视力就代表着失去一切的希望,只能学习成为一名电话接线生或编织工,那时的盲人学校美名其曰保护盲童,实则阻断了盲童与外面世界的交流,学校不尊重盲童,认为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在这次盲校行中我了解到,这里的绝大部分学生以后如果要上大学,是只能去专门的盲人大学的,大学里只有一种专业就是按摩,他们也只能学按摩,余下的人生靠按摩度活,他们的人生似乎也被局限起来,仿若在一座阴霾密布的孤岛上。可我接触过他们之后,我觉得他们的人生完全不应该仅仅这样,他们接受命运的不公并奋力去适应,去学习许许多多的事物,他们为了生活做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他们本应该比我们更有追逐梦想的权利。
   
盲童们需要的不再仅仅是带有怜悯的温暖与无限的帮助,一个人不可能靠别人的救济过一生,他们需要的是我们对他们的平等与尊重,他们有找到自己人生目标的权利,他们必须要找到自我才能永远积极地生活。
   
这次盲校行,使我重新认识了盲人,同时也愧疚于我们对盲人的了解太少而限制了他们本可能精彩的人生,我希望更多的人都可以亲自去盲校看看他们,重新认识他们,不再只是“听说”,去更多的了解他们,给他们更多的机会,更广阔的人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