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

精彩图文

您的位置: 首页 > 时事聚焦 > 麻辣时评

麻辣时评

拒绝——“早已安排的未来命运”

作者:李欣    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数:0    发布日期:2017-11-12 13:38:54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 a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许多年前,一家教堂中有人在虔诚的吟唱着这首由约翰·牛顿牧师所作的圣诗,虽并非教徒,却十分动人心弦。原来那是一位母亲,在为自己天生失明的儿子祈求马可福音中的奇迹再现。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看不见的路,
看得见的人生
    盲人,亡目人。他们无法感知到足够的光明,看不到绚丽缤纷的色彩,没有办法感受到多彩纷呈的世界,因为不可抗拒的因素,成为了正常人眼中的弱势群体。而这些注定是行走在黑暗中的人,却是让你亲近一次就震撼一次的人。
    前些年有个公益短片叫《看见》,以厦门11岁盲童彬彬的真实经历为主线,向我们真实展现了一个从小失明的孩子内心的“光明世界”,他们在用着自己的方式“看见”这个世界的诸多美好,用自己的努力来驳斥那些异样的眼光。谁都有生活的权利,谁都可以创造自己的美好人生,是他们教会我这样一个道理。面对的是黑暗,看得见的是光明,在他们的内心世界里同样是一片明媚动人的景色,心中强大的力量更足以抵抗沉默的唇和匆忙的人群。时光徜徉人世,阿炳,海伦·凯勒,路易·布莱叶,安德烈·波切利,这些失明却依然看到光明的人,教会我们如何走出黑暗与寂静,张开心灵的眼睛。
黑夜中艰难摸索,
我们为何还要雪上加霜?
    中国是全世界盲人最多的国家,约有五百万盲人,占全世界盲人口的18%,每年在中国约有45万人失明,如果允许目前的趋势继续保持不变,到2020年预期中国盲人将增加4倍,而这在百度搜索首位却依然是2006年的数据。看,这就是国内对盲人的第一个态度。他们得不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如此多的盲人,而又为什么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很少看见呢?
    试想,如果有一个视障者站到你的面前,那么,你首先想到的是盲还是人?我想,90%以上的人首先想到的是盲,人的注意力都是会放到特性上的,而忘记了绝大多数的共性,所以大多数的人会下意识的把盲人当作异类。所以说,歧视必然是存在的。高考等考试盲人不能够参加,网络没有积极推广无障碍浏览,就业歧视,出行歧视等等这些冰冷的事实依然堂而皇之摆在台面上。在公众视野中,盲人的正面形象极少被宣传,我们的认知中更多的是盲人摸象,瞎子拉灯笼这一类的盲人形象,我们可以看得到盲道被占用甚至破坏,楼梯多,斜坡少,盲文的普及率低等等这些基础设施的不完善,同样,我们也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盲人的生活。但是,我们还是选择了熟视无睹,选择了无动于衷,选择用自己的冷漠抵抗那些渴望触摸世界的心灵。
双手托满阳光,
你们并不孤单
    失明的人无法感知足够的光明,而他们往往在其他方面有极高的天赋,有做出贡献的潜质。他们的命运不是注定的,他们没有理由从受教育起就认定了一生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复制那条没有悬念的路。所以我们现在更应该做的是广泛提高他们的社会关注度,我们将尝试为盲童们带来的是他们接触新事物的机会和渠道。
    视觉障碍者的听觉能力普遍突出,而盲人音乐家却不多见;每一百人中就有一位盲人,而上海的盲校却只有一所,他们的潜能由于客观因素无法得到发挥。中国盲人数量惊人,而我们所熟知的他们的生存方式也只有上世纪革新的盲人按摩,盲人就业多元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社会的不可控制的客观因素还有很多,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站出来为盲人发声,呼吁政府给与他们生活上更多的方便和保障。
    而对于个体来说,我们实在应该加强对盲人利益的重视。如今,盲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已经被当下的社会妖魔化,我们更多的想到的是盲人摸象江湖骗子等等负面的词语,对盲人准确认知以及生活现状了解的缺乏让我们想要给予温暖的双手受到束缚。他们缺少发声的机会,他们的声音最接近真相,却往往最不容易引起关注,所以,作为时代的后进力量,我们应该积极地为他们做出一点事情,帮助他们走出内心的黑暗,社会认知的不足不应该成为我们停止奉献爱心的理由,时刻拥有一颗真正的爱心,尽自己所能给予他们温暖。
    “梦里,她在飞翔,黑色的天堂,黑色的翅膀,她看到过的只是黑色,她渴望一点点的光亮与色彩。”愿所有在黑暗中行走的灵魂都从不孤单。